非小号

21634

虚拟币

639

交易平台

64

钱包

¥7.38

USDT场外

53.5595%

BTC 占比

53Gwei

ETH Gas

资讯
行情
资讯 > 正文
对话Signature Bank董事会成员、前美国众议员Barney Frank
Odaily星球日报2023-03-16 15:29:32

本文来自 Intelligencer,原文作者:Jen Wieczner,由 Odaily星球日报译者 Katie 辜编译。

对话Signature Bank董事会成员、前美国众议员Barney Frank

过去一周突然出现的一连串银行倒闭,让许多银行家想起了 2008 年金融危机的惨痛回忆。在硅谷银行(Silicon Valley Bank)于上周五“轰然崩塌”之后,华尔街和其他金融机构试图弄清问题出在哪里,以及监管机构为何忽视了种种前兆。

就在周日奥斯卡颁奖典礼前夕,纽约监管机构宣布,他们已经关闭并“接管”了 Signature Bank,这是一家曼哈顿的机构,主要客户涉及一些大型的加密货币公司,包括纽约房地产市场的参与者等客户。

这一消息几乎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,包括前国会议员、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多德-弗兰克(Dodd-Frank)银行系统监管条例的设计者 Barney Frank,他也恰好是 Signature 的董事会成员。在最近的银行危机中,这位曾经让金融监管机构盯上银行的人,如今却淌入了银行倒闭的浑水中,这实在是太具有讽刺意味了。

媒体暗指 Barney Frank 也在经历“雷曼时刻”。Barney Frank 很快发言暗指 Signature 是政治攻击的受害者,他周一告诉 CNBC:“监管机构想要发出一个非常强烈的反加密信号。”而纽约金融服务管理局(DFS)周二反驳了这一说法,并告诉彭博社:“它对银行领导层存在信任危机”。但在《纽约时报》的一次新采访中,Barney Frank 反驳了该观点,并在圣约翰发表讲话,解释了他为什么指责监管机构不合理地让 Signature Bank 停业,以及他对加密货币银行的真实看法,并为自己辩护,反对那些指责他改变立场的批评者。

以下是对 Barney Frank 的专访内容。

硅谷银行的倒闭该怪谁?

我只能从 Signature 的角度告诉你,硅谷银行非理性地引发了 Signature Bank 的存款挤兑。因为无论硅谷银行在高科技和加密货币方面具备的条件,我们都不具有。我们不是一家大型高科技贷款机构。我们是纽约市的一个大型住房贷款机构,涉及的更多是商业地产。我们并没有把加密货币作为我们自己的资产。我们只是允许我们的两家客户彼此使用加密货币进行交易,我们只是交易“撮合者”的角色。

但我们拥有远远超过 25 万美元大额存款的大储户。这是因为我们的客户群是由主要的房地产所有者组成的。多年前,当我们制定最初的多德-弗兰克法案时,我希望将存款担保扩大到那些手头必须有大量现金的企业。由于各种各样的政治原因,我没能做到。所以你也看到了硅谷正在经历“滑铁卢”。有些人认为我们是一家加密银行;其次,我们有大量未投保的存款。所以他们惊慌失措,开始撤资。这就是周五下午发生的事情。

如果联邦存款保险公司(FDIC)和美联储(Fed)提前采取措施,我们就不会有任何麻烦了。其次,如果他们允许我们在周一开业,我们的现状会很好,我们本来可以继续运作。Signature Bank 的关闭让很多人感到惊讶,因为它最初似乎没有受到今年早些时候 Silvergate 银行挤兑的影响。Silvergate 是一家总部位于加州的银行,主要服务于加密货币行业。

我得知负责交割的纽约金融服务管理局(Department of Financial Services)并没有说我们破产了。他们只是说“他们遇到了一个问题,因为他们无法获得足够的数据”。当他们关闭 Signature Bank 时,我很失望,他们并没有说我们破产了。如果纽约金融服务管理局这两项声明能向市场发出积极的信号,那我们仍将是一家持续经营的银行。

市场为什么对监管方所说的“我们无法提供足够的数据”做出如此激烈的反应?

我认为这可能是为了传递这样一个信息,即尽管我们兢兢业业从事加密业务,但监管不希望银行从事加密业务。他们在声明中否认了这一点。我认为他们对他们所看到的数据问题反应过度了,数据问题可能是存在的,但数据正在改善。我认为,草率的数据不能成为关闭一家尚未被认定为资不偿债的银行的理由,他们也从未说过我们资不偿债。

政府直接接管任何一家银行(即使它没有破产)的行为是合法的吗?

这个问题确实令人担忧。我不想就这个问题发表个人评论,因为作为一名董事,我可能会卷入任何人提起的任何诉讼。我想知道我们是第一家不破产但完全关闭的银行吗?如果是,这是为什么?我认为纽约金融服务管理局、纽约州的人民应该回答这个问题。

这就是为什么我推测,政府把我们拿来“杀鸡儆猴”,想向市场发出一个强烈的“远离加密货币”的信号。

是否有任何警告信号表明政府计划对 Signature Bank 采取行动?因为据报道,上周纽约金融服务管理局就考虑在银行挤兑之前关闭它。

并没有任何提前“预警信号”。2 月中旬,我参加了一次与监管机构的会议。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我们有被关闭的危险。当时没有迹象表明这一点。很难想象一周内发生了什么。

你认为这可能是政府对加密货币行业“更大规模镇压”的开始吗?

我认为他们没有必要这样做。但我认为银行已经开始退出加密货币行业。监管“杀鸡儆猴”可能已经奏效了。

你说过监管机构正在向银行发出强烈的“反加密”信号。你认为这种态度是错误的吗?

我认为说银行不可能从事加密货币业务的说法是错误的。我们用了一种合理的方法,我们也没有依赖加密货币的价值,只是为其他客户的交易提供了便利。我一直都对加密货币总体上持怀疑态度。我认为需要对加密货币进行更严格的监管,但不是由银行来监管,应该由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(SEC)和美联储来监管。

很多人都在谈论 2018 年多德-弗兰克法案的影响力大不如前,美参议员 Elizabeth Warren 将 SVB 等银行最近的倒闭归咎于此。你同意吗?

国会提高了接受严格审查的金额,但我不认为会有“漏网之鱼”,他们仍然会受到监管。在法案生效前后,我都是 Signature 董事会的成员。我可以向你保证,监管力度没有减弱。事实上,是纽约州介入了,他们没有受到 2018 年法案的影响。他们在 2019 年拥有了 2013 年拥有的所有权力。

从我个人的角度来看,我在 2012 年得出的结论是 500 亿美元(银行符合多德-弗兰克法案所需的最低资产数额)太低,而且是武断的。所以我在 2013 年美联储在芝加哥举行的一次会议上发表了演讲,说了两件事。

  • 我们必须保护小银行,让它们不受沃尔克法则的约束(即禁止银行利用参加联邦存款保险的存款,进行自营交易、投资对冲基金或者私募基金),我们确实做到了;

  • 我们必须筹集 500 亿美元。其他人可能认为我现在才想这样做是为了帮助 Signature 摆脱目前困境。但在我听说 Signature 的两年前,我就公开宣布要筹集 500 亿美元了。

现在人们认为我们需要更多的银行监管,尤其是对中型银行的监管。目前对银行的监管不足吗?

我认为监管一直都存在。人们可能希望监管机构采取更多行动。在特朗普执政期间,监管可能没有那么强硬。我确实认为,如果需要更严格的监管,他们有权这样做。他们在 2018 年的措施并没有削弱银行业监管机构的权力。他们取消了对中型银行“格外关注”的要求,但如果发现任何问题存在,他们仍然有权采取行动。除了提高 FDIC 的存款担保水平,没有人向我指出对银行监管进行更高要求的立法改革。

你觉得 25 万美元的 FDIC 保险限额已经满足不了目前市场的需求了吗?

以前是 10 万美元。2008 年,为了应对金融危机,FDIC 暂时取消了对企业的补贴,因此当银行倒闭时,它们就不会撤资。事实上,如果你没有保险,你可以去最大的银行取款。这对摩根大通和美国银行有利,但对其他人都不利。

当我们制定法案时,我想延续以前的规定。我没有确切的数字,但我确实希望有现金的企业,包括有薪酬需求的企业,能够有足够的保障,这样他们就不必在恐慌期间提款,但我失败了。最大的银行及其政治影响力人士希望将保险限额保持在较低水平。担保越低,他们就越认为自己更具有竞争力。而我想要改变它。

我希望今后人们能理解我们的论点。我希望我的同事,包括前同事们,现在能开始立法。我注意到,即使是美参议员 Elizabeth Warren,虽然我与她有一些分歧,但我们都同意“改变保险限额”这一观点。我们不针对个人情况而言,我们谈论的是一家需要现金流来经营业务的企业。我认为至少在两个月内,这些深陷倒闭风波中的银行应该被允许获得担保,让他们有机会理性地处理目前的问题。